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顽贼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山雨

第一百七十五章 山雨

书名:顽贼 作者:夺鹿侯 更新时间:2021-10-16 09:54:34 类别:历史小说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hs313.info

  崇祯三年,六月初九,四更天。

  天色黑黢黢,月亮也不见了。

  狮子营六哨军士打起火把,在黄龙山狭窄官道的荒村野店集结。

  刘承宗站在房顶,瞭望蜿蜒山道上一面面大旗,指挥各哨部队在行军中的位置。

  他只有一个机会,撵着贺虎臣打穿这条山间官道。

  根据李老豺的情报,黄龙山的官道比子午岭要狭窄,这条路东西两头临近鄜州与宜川的道路较宽,越往中间越是人迹罕至,道路也越走越窄。

  最窄的地方,算上路两边斜坡堆积的枯叶枯木,仅有四步宽,正常情况下也不过十步左右。

  官道很久没修过了。

  但宽的地方也宽,除了两山中间那三四十里路人迹罕至,其他地方相隔十余里便有荒废村庄,村庄边沿都是百姓过去开垦的田地。

  最宽的地方算上田地,能有百余步,有些地方还有山间小路,南北向的山梁一样能爬上去。

  李老豺对那些山梁记忆犹新,每当墚上的宁夏塘兵挥动旗帜,要不多久就会有鞑子兵骑马过来。

  魏迁儿给塘骑的蹄子裹了布,熄灭火把三骑一队向前沿官道摸黑探去。

  狮子营的先锋,是最擅长攻坚的后哨,哨长王文秀把部队从荒村晒场拉上官道,以两队四路并行组成八路纵队。

  李老豺带人坐在官道旁山坡上,看狮子营出兵,眼中满是羡慕。

  和他们比起来,狮子营的人马装备太齐整了。

  单就王文秀这哨,两队人并排,在官道上拉出大队,说是八路纵队,其实是每四排二十六个人。

  第一排八人,两侧是各有一名队属辎重兵,内侧六人是分属两队的战兵小组。

  战兵皆配弓箭腰刀或金瓜骨朵,有些带了七尺短矛。

  两名辅兵则携带丈五长六的长矛、三眼铳、标枪等兵器。

  长度不及一丈都是短兵器。

  二到四排,最外侧是两头由辎重兵牵着的骡子,背负盾牌甲具。

  后面的队伍也基本上都一样,无非就是有的战辅兵都用火器的区别。

  等这两队兵过去,才有四头骡子负小炮并行。

  王文秀就在这四门炮后面的中队最前,雄赳赳地带队朝前走。

  他把战马和骡子都留在后面了。

  他这个哨本就骑术不精,从哨长到队长,是以固原步兵百人队为架子组建的,更别说在这种狭窄山道,战马在队伍里乱窜只会给阵型创造缺口。

  王文秀后哨之后,是高显右哨,然后曹耀炮哨、刘承宗家丁队、承运的重哨、冯瓤左哨。

  钟虎的中哨和李老豺留守营寨,人多骡子多。

  刘承宗给他俩的命令,是等驻守在此,若前方进军失利,他们要在这借助营寨挡住杜文焕。

  若前方顺利,就把营寨拆了继续西行。

  其实营寨拆不拆倒是无所谓,刘承宗主要意思就是让钟虎记得把铁蒺藜收了,那可是刘承宗从艾穆那弄来的宝贝。

  走出没多久,刘承宗盘算着天应该快亮了,可天空还是一片漆黑,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起早了。

  路上他还在说,可惜在山西铸的炮没回来,这地形放炮可太有优势了。

  话音刚落,下雨了。

  把刘承宗看傻了,骑在红旗背上,呆呆仰脸抹了把雨水。

  雨下得不大,却让刘承宗皱起眉头。

  下雨很麻烦,下雨时、下雨后都很麻烦。

  尤其现在的地形,这场雨下得小,会让道路泥泞、士兵生病;这场雨下得大,会在官道积水,还可能把两侧三四十丈高的山上土块、石头冲下来。

  这场雨给队伍带来不小的混乱,其他哨还好,只是把三眼铳、鸟铳让骡子背着,不用扛了。

  曹耀的炮哨直接炸了。

  炮哨五百人几乎是满编的火器部队,有上百名炮兵和二百多名鸟铳手。

  刘承宗刚刚发兵的狮子营被迫暂停行军,经过短暂商议,各哨将三眼铳、鸟铳交至辎重哨,并裁减帐布、脱衣裳将弓箭裹好,各携十门小炮前进。

  炮哨则携四十门小炮与一门红夷炮行军,将七门超过百斤使用炮车的佛朗机、将军炮留下,由钟虎接收。

  刘承宗给钟虎的命令是,若前线战斗顺利,需要后哨前进,就把七门炮的炮眼堵死连炮车推到山沟里丢下。

  而那门重达千斤的红夷炮,刘承宗怕钟虎舍不得丢,所以暂时由炮哨带着,一旦影响行军,他亲自下令亲眼看着丢下去。

  很快,队伍的行军速度肉眼可见的降低,雨水积蓄在官道上,刘承宗的战马就再没踩过好路,土路烂得黏糊糊。

  火把也熄了,前面后面的兵,拄着短矛还好,空手的跟扛长矛的都开始走着走着就摔跤。

  刘承宗拿出棉甲拆下的狼皮里子,在两只箭壶外裹了三层。

  北方一时半会下点雨也不潮,只要不用弓长时间暴露在雨水里,对弓的影响无非是容易坏。

  打起仗来命都要没了,也没人在乎弓会不会坏,再者说像他们这种八十斤往上的战弓,就算不下雨,一场战斗高强度的打过去,弄不好弓也会坏。

  但雨天对箭的影响非常大,箭羽是一点都不能挨水,羽毛沾水宽度会缩小到原有三四成,箭就打不准了。

  就这么走了三里路,天稍稍明了一点,阴着,雨下得更密了。

  百步之外水气朦胧,魏迁儿的塘骑自雨幕中返回,沿道路侧面被淋得连眼都睁不开,抱拳道:“将军,官军冒雨前行,距此地还有十三里,塘骑已与其交战,折兵四人不能取胜。”

  说着,塘骑摇摇头,恨恨道:“魏队长下令撤至八里外。”

  刘承宗颔首示意知道了,让塘骑到前面支援。

  塘骑不能取胜并不出人意料。

  魏迁儿的塘兵都是好探子,但不是最好的战士。

  探子也不需要是技艺高超的战士,尽管有时为压制对方塘兵必须战斗。

  但大多数时候只要能探明敌军所在、遮蔽我军动向,就算达成使命。

  这样一条线的山道地形,也无法遮蔽动向,只要能探明敌人做到预警就可以了。

  家丁踏着泥泞道路策骑向队伍前后,传达敌军尚在八里之外的消息,各部队要准备穿甲了。

  曹耀的炮哨还是乱糟糟的,跟前面两哨部队已拉开百余步距离,刘承宗让人去催他,说:“不行就把那门红夷炮也丢了。”

  没过多久,家丁回来道:“将军,曹哨长让你过去看看。”

  刘承宗打马上前,就见到炮哨好多都光着膀子。

  其实这会每哨都有不少人光脚,道路本来就积水,经最前方数百名士兵踩过之后,全成了泥路,有时士兵一脚下去脚丫子就拔不出来。

  使劲一拔,鞋子留在地上了。

  后边的兵还在走,没有办法,就干脆光脚上路,还有些穷苦人家出身的辅兵,赶在这之前,就已经把鞋脱了挂在腰上或放骡子背上了。

  炮哨的士兵正吃力推着那门红夷炮车,前边的和骡子一起拽、后边的兵在推。

  这炮车的四个轮子又小又宽,炮架底盘还低,几乎是靠人力在泥路上拖行。

  刘承宗说:“我知道你心疼,可这么走十里路,你就是把兵都累死,也得耽误前边打仗。”

  曹耀摆手道:“不是,你看,我给它穿衣裳了,炮哨所有四十一门炮,全装好了散子,炮眼披着兵衣、炮口塞两件衣裳挡雨。”

  说着,他还扯开自己的无袖棉兵衣,仰着脸向刘承宗示意,指向红夷炮的炮口道:“我中单就塞里面了,给炮药挡雨。”

  “这是咱第一位红夷炮,狮子。”

  曹耀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抬起一根手指,语气带着些祈求:“就让它再打一炮吧。”

  话说到这份上,刘承宗也不忍拒绝,点头道:“我让承运再给你调几头骡子。”

  说罢,他打马一旁等候中军上前。

  这门千斤铜炮保不住了。

  与贺虎臣拼一场,胜负尚未可知,打完这场仗狮子营很多人都会因这场雨得病,没有余力再回过头跟杜文焕打一场。

  时至上午,雨还在下。

  衣裳湿透,在夏季也冷得人不由自主地发抖。

  前方塘骑接连回报,两军相隔距离从八里变为六里,六里变为四里,四里变成二里,最后仅余一里。

  走在最前的王文秀部已披上甲胄。

  刘承宗下令队伍行进放缓,拄着棍子艰难爬上山梁。

  隔重重雨幕,已经能看见在贺虎臣部官军在狭长山道间列阵的轮廓,魏迁儿的塘骑说,他们正在后退。

  似乎是想找个更宽阔的地方。

  可刘承宗却看上了前面道路两侧的山梁,士兵轻装应该可以翻越,便对身边家丁下令道:“让军队继续压上去,不让他们后退,叫高冯两位哨长来见我。”

  部队稍稍停顿,让曹耀的炮哨能跟上大部队,随后队伍继续向前,用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向敌军前阵贴过去。

  高显冯瓤很快过来,刘承宗道:“看见南北两座山梁没有?那应该能翻。”

  二将点头道:“我们翻过去进攻敌军侧翼?”

  刘承宗摇摇头:“不,翻过去代价太大,你们要看住那,若官军翻过来,其兵必是轻装,而且疲惫,拦住他们击溃他们,。”

  二人抱拳应下,各自回哨前进,选出小队披甲执锐保护侧翼,高显还派出一队人,拄着木棍沿山攀上。

  随后冯瓤也想试试,派了一队,但他这边山坡太过陡峭,滑下来好几个,只好作罢。

  就这点时间,两军进了一箭之地。

  也不知是下雨看不清、还是贺虎臣以为面对的还是李老豺,居然先派遣一支马队沿官道奔了过来。

  而且是蒙古夷丁马队。

  王文秀部那些执丈三丈五长矛的辅兵,一路艰难前行,为的不就这会儿么,片刻变阵,与执刀盾的辅兵在最前结阵。

  旋即挺矛迎马队列阵走去。

  马队隔四五十步开始放箭,但都穿着铠甲,这距离也很难打到脸上,几乎没有效果。

  他们似乎是再逼近些才看见王文秀部的情况,在二三十步放箭就打马回阵,反被战兵们的步射打落数骑。

  随后步兵继续推进,几个刀盾手离队,上前把战马被射翻摔伤在地或中箭的马兵结果。

  第一次冲突如此,极大地提振了后哨战辅兵的士气。

  王文秀部继续向前压上,在与敌阵间隔百步时停下,队伍后面似乎乱了。

  刘承宗遮着望远镜看到,一面面盾牌正从后哨士兵的头顶向前送过去。

  他赶忙向敌阵窥探,一看之下果不其然,官军在阵前安置了四门小炮,用木棍、长牌、棉衣搭出个简易的小炮棚。

  砰地一声,硝烟被雨水击散,炮子纷飞,那应该是四门涌珠炮,刘承宗看到散子里有颗大弹一闪而过。

  十八两重的大炮弹与二十颗一两小炮弹喷射而出,旋风般扫在王文秀阵前。

  两颗直射炮弹摧穿盾牌,打穿其后士兵,有些炮弹飞得高,则擦着盾牌向后弹射。

  更多炮弹打在两侧山坡与阵前空地,砸出一个个泥坑。

  “造孽了,就你个狗怂有炮?”

  王文秀看数名士兵倒下,百步外的小炮棚子还在打,急的骂道:“炮兵呢,拿炮怼他!都稳住阵型!”

  王文秀说的炮兵不是炮哨,狮子营只是炮哨的炮比较多,其他哨每哨也有十门小炮。

  只不过他们是涌珠、虎蹲混编,这会虎蹲炮是用不了。

  不多时,王文秀有样学样,也用长牌搭出简易炮棚,炮兵牵骡子到旁边卸下装有涌珠炮的木架和装药炮弹的木箱,在炮棚下组装起来。

  官军阵前又是一声炮响,炮弹再度于阵前打倒数人。

  这次前面有些骚乱,战辅兵都知道,看哨长的架势是要和官军拼炮。

  他们的火力并不比官军弱,可他们这些人可一直在最前面顶着,挨一炮死伤几个、挨一炮死伤几个,早晚全死完,这谁受得了?

  就在这时,王文秀下令了:“前两排自前阵退到哨后,每挨一炮,前两排就退回哨后。”

  在他身后,一头头骡子驮着涌珠炮上前等待,承运的辎重队自道旁烂泥路抬下去一个个伤兵。

  王文秀咬住牙关攥紧拳头,擦了擦头盔眉庇落下的雨水,站在后哨士兵中间,满是大胡子的脸上透出狠意。

  “他们要用炮,我们就用炮,他们要来格斗,我们就跟他们格斗,打到他们服气,打到官军叫你们大。”

  砰地一声,王文秀的炮也响了。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