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赵浪秦始皇 > 第511章 咸阳就这么到了眼前?!

笔趣阁789

第511章 咸阳就这么到了眼前?!

书名:赵浪秦始皇 作者: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16 22:13:30 类别:历史小说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hs313.info

  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赵浪此时很快将作战的任务分配下去。

  之前就派过来的农人起了很大的作用,整个函谷关的情况,赵浪不敢说了如指掌,但也掌握的八九不离十了。

  原本函谷关的守军,有近五千人,但是经过了抽调之后,现在连两千都没有。

  虽然临时征辟了一些民夫,但凑巧的是,这些民夫,大部分是赵浪还没有围困武关之前,就派过来的农人。

  这些完备的后勤支持和情报,才是赵浪敢突袭咸阳的底气!

  “所有人都好好休息,等夜深的时候,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候!”

  赵浪最后下令到。

  各个百夫长都领命离开。

  正当赵浪准备再想想入关之后的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纰漏,毕竟事关所有人的性命,多想总是没错的。

  但是才坐下,却发现胡亥还留在这里。

  顿时问道,

  “还有事?还是害怕了?现在后悔可是来不及了。”

  “回去好好准备,你待会儿跟着我就是。”

  赵浪觉得对方应该是害怕了,想要临阵脱逃。

  因为这几天的行军可不是好玩的。

  一路上的非战斗减员也有好几人。

  有落水的,踩到了坑里的。

  当然了,按照这个比例来讲,已经是极为不错了。

  所有受伤的军士,也会被当地的农人好生照料。

  但是现在,走不可能他是不可能让对方走的。

  强压着,也要让对方上去。

  只要过了今晚,赵浪相信,亥就能成长起来了。

  可谁知道下一瞬,他就听到亥目光闪闪的说道,

  “浪哥,我不怕!我是想和你说,我要冲在第一个!”

  嗒。

  一声脆响,赵浪手里的竹简落在了桌子上。

  赵浪更是像见鬼了一样,看向亥,皱眉问道,

  “你说什么?!”

  看到赵浪震惊的样子,胡亥简直兴奋的不行了!

  浪哥是什么人?

  明知道他爹还活着,就敢和他爹开战的人!!!

  这种的人,除了早已经死了的六国之王,就没有人敢这么干!

  这样的人,居然被他给震惊了!

  这样的爽感,简直让他不能自拔!

  但越是这样,他这次就越要装起来了!

  等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于是,胡亥把胸一挺,头一抬,骄傲的说道,

  “浪哥,我要第一批上去!”

  赵浪这次当然听明白了,直接没好气的说道,

  “你是要第一个死是吧。”

  虽然是突袭,但是第一批上城关的人,还是最危险的。

  因为第一批的军士,要负责清理军士,为大军打开城门。

  毕竟,总不能所有的军士都攀着绳子上去。

  还是要从城门走的。

  听到这话,胡亥顿时脸色一垮,说道,

  “浪哥,你这说的什么话,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赵浪回道,

  ”就是因为盼你的好,才不让你第一批上去。“

  就看魏王咎和韩王成,他们虽然也跟着来了。

  可是今晚夜袭,很自觉的在最后的一线,因为最安全。

  赵浪虽然想着把亥给锻炼出来,可是没想着他去送死。

  当然,这里还是有些自私了,毕竟其他军士也是他的人。

  但也是人之常情。

  无论胡亥怎么说,赵浪也没有松口,不仅仅是为了对方安全着想,也是为了全盘的计划。

  万一这货又坏事了,连累了其他人也不好。

  眼看赵浪就要让人把他赶出去,胡亥心一横,直接坐到了地上,抱住了赵浪的大腿,说道,

  “浪哥,男子汉就要直面残酷的人生!”

  “如果就因为有危险,我就退缩了,以后还怎么成事啊!”

  这话他有一次挨父皇的骂的时候,听来的。

  觉得用来装哔不错,就记下了。

  赵浪心中一震,这话他听着很熟悉啊。

  “你要实在不放心,就让小六他们跟着我一起啊。”

  小六的身份,当时在云中郡的时候,胡亥就相互知道了。

  父皇的黑冰卫,实力不用多说。

  胡亥吵闹的声音,让赵浪没空细思来处。

  这时候,一旁负责护卫的小六却听得神色微动,不动声色的说道,

  “头儿,公子亥难得有这样的决心,不如就让他去吧,反正我们到时候照看他就是了。”

  小六跟了赵浪这么久,心中当然是向着赵浪,更知道赵浪心疼军士的性子,如果能减少一些损失,那是最好不过了。

  赵浪看了眼小六,觉得对方说的也有道理。

  顿时皱眉道,

  “也好,行了,起来吧,你就跟着小六,第一波突袭!”

  听到赵浪答应了,胡亥顿时欢呼了一声,说道,

  “谢谢浪哥!我这就去准备!”

  看着对方离开,赵浪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随后对一旁的小六说道,

  “看好他,别出什么岔子。”

  “如果不行,就直接打晕,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就是。”

  小六顿时应是。

  赵浪点点头,不再纠结于这些,挥手让小六也去准备。

  自己再次看着面前的地图,开始盘算之后的安排。

  如果能拿下函谷关,不同于武关到咸阳,还有一段难走的山路。

  函谷关到咸阳,几乎是一片坦途。

  只要数日,就能兵临咸阳城下,就算始皇帝接到函谷关的报信,那么也来不及救援。

  到那时候,咸阳就是他砧板上的肉!

  如果真的能拿下咸阳,结合他现在的地盘,那帝王的基业,就在眼前!

  哪怕是他,也不由的有些心潮澎湃!

  很快,夜慢慢逐渐深了。

  函谷关此时已经陷入了沉睡,只有少数人在值守。

  其中大部分,还是民夫代替的。

  就在连值守的人都有些迷糊的时候,夜色中,响起了一阵阵有规律的虫鸣声。

  秦军们浑不在意,但是民夫们听到这个声音,就瞬间眼睛一亮!

  这是行动的信号!

  首领他们终于到了!

  很快,就有农人朝城头的秦军走了过去。

  不是杀了对方,他们还没有把握,让对方不发出警告。

  毕竟这些秦军可都是真正的精锐。

  而是去攀谈,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其他的民夫,则是到了城墙最边上的地方。

  这里是死角,他们早就提前拿下了这些地方。

  民夫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绳子,固定好了之后,就直接放了下去。

  回了几声虫鸣之后,没过一会儿,绳子就被瞬间绷紧。

  民夫知道,这是有人在攀爬!

  果然,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沿着绳子,攀爬到了墙头。

  如果是秦军值守,当然会第一时间示警,但民夫这时候却问道,

  “兄弟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要解决那些秦军吗?”

  但才上来的年青人这时候目光一闪,却说道,

  “不急,告诉我,函谷关守将在哪里!?”

  民夫愣了一下,连忙指明了路径。

  而年青人身后的几人却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打算,这是要先拿下守将啊!

  那年轻人顿时带着几分兴奋说道,

  “好,你们可千万别轻举妄动。”

  “小六,跟我走!”

  年轻人自然就是胡亥。

  跟着小六他们第一批上了城墙,他之所以要这么干,就是要好好的装一次!

  他要利用皇子的身份,直接让守将投降!

  只要回想一下,浪哥刚刚知道他要第一批登城的表情,他就兴奋的停不下来!

  想想,如果浪哥知道他居然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函谷关,那就是真正的震惊浪哥一整年!

  哈哈哈,这次,这个哔,他要强行装了!

  胡亥就带着小六一路前行。

  很快,便来到了守将的住处。

  外面照例是有人看守。

  不过这一次,小六也不用隐藏自己的身份了,直接出手,两个秦军瞬间被打晕在地。

  胡亥直接昂着头,准备走进去。

  今天这个哔,他要从头装到尾。

  只是他才推开房门,一杆长枪就顺着门缝冲了出来,直接朝着他的胸口而去。

  如果这一下扎实了,必死无疑!

  好在,小六几人早有准备,直接出手拦下了长枪。

  但长枪还是不可避免的在胡亥的身上划过,枪尖划过皮甲,留下了一道极深的痕迹,好在没有受伤。

  此时,小六几人已经闯了进去,正在和守将交手。

  守将见自己偷袭不成,武艺被小六的压制住,眼看逃生无望,正要高声示警,却被小六的一道令牌给砸的闭了嘴,

  “黑冰卫奉始皇帝命行事!函谷关守将听令!即刻带领所有军士投降!”

  守将看着小六的令牌,有些傻眼,他认识这个令牌,但始皇帝不是称病吗?这种命令他怎么可能听?

  正要继续反抗,却听到小六指着胡亥继续说道,

  “这是大秦皇子胡亥!”

  然后就等着胡亥亮身份了。

  但是胡亥已经有些吓傻了,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确认自己没有受伤,缓过来之后,暴怒道,

  “狗东西,居然敢伤本皇子,本皇子要诛...”

  胡亥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小六直接打晕在地。

  小六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胡亥居然在这个时候掉链子,果然,自家头儿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这货坏事简直就是天赋。

  现在就有些难办了。

  小六脸色难明的看向守将,为了陛下的大计,说不得只能杀了对方。

  跟了赵浪这么久,他也沾染了些赵浪的性子,杀自己的袍泽,还是有些难受的。

  谁知道下一瞬,守将就皱着眉头说道,

  “本将信你们的身份。“

  小六直接愣住,怀疑对方是诈降。

  守将这时候苦笑了一声,说道,

  “在这种时候,居然还如此嚣张跋扈,如此不知轻重,除了皇子胡亥,本将实在是想不出第二个人选。”

  小六和其他黑冰卫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古怪。

  他们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可以这样。

  守将这时候极为干脆的说道,

  “陛下有何命令?”

  黑冰卫是始皇帝的代表,他这个镇守大秦重镇的将领,还是知道的。

  而且陛下称病,他们这些人早就有所怀疑了。

  小六想了想,说道,

  “有些事情还不方便说,反正,我们这些人全是陛下的人,现在要进入函谷关,然后直奔咸阳,少一些自己人的死伤是最好的。”

  守将这时候听得心中一动,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小六这时候继续说道,

  “反正这些事情你都不用管,只管听令就是,也不得和其他军士说。”

  “等这件事情结束了,你就是大功一件!”

  “对了,军中有没有服劳役的罪囚?”

  守将愣了一下,说道,

  “有。”

  小六微微眯了下眼睛,说道,

  “那就好,给他们换上秦军的衣服。”

  “把皇子胡亥叫醒,让他去带农夫,和其他兄弟,尽量别误伤了。”

  当然,死伤是难免的。

  此时,函谷关城门外。

  赵浪正带着人手,隐蔽在两侧,仔细的听着城内的动静。

  表明上虽然很平静,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些焦灼。

  就在这时候,函谷关内就响起了一阵喊杀声。

  赵浪也瞬间紧张起来。

  但是很快,那交战声就逐渐小了下去。

  赵浪的脸色瞬间有些阴晴不定,声音小,只有一种结果。

  那就是战斗结束了。

  那是谁胜,谁负?

  就在赵浪有些心焦的时候,大门前传来一阵令人牙酸的开门声。

  所有人顿时都警惕起来。

  不多时,城门被打开。

  赵浪手持长枪,就准备杀进去!

  却被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哭喊声,

  “浪哥!浪哥!我差点死了啊!呜呜呜!”

  然后,借着城内的火光,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嚎哭着到了他的面前。

  而在他的身后,是成片投降的秦军。

  还有不少秦军的尸体。

  赵浪一时间有些恍惚,他都还没有出力,就攻破了函谷关?!

  咸阳就这么到了眼前?!

  哪怕事先做了那么多准备,这有些不真实了。

  “怎么回事?”

  赵浪问向满是血污的小六。

  小六这时候极为干脆的回道,

  “公子亥带着我们先抓了守将!”

  赵浪的眼睛微微一亮,看向嚎啕大哭的亥,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这种谋略。

  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

  “把守将带来。”

  他要亲自问问,大秦的将领可没有那么容易投降。

  守将被带到了赵浪的身前。

  赵浪带着几分冷然问道,

  “为何而降?”

  小六几人提心吊胆的看向守将。

  守将这时候小声问道,

  “诸位是不是要诛杀奸臣赵高?”

  “末将也可以带路。”

  赵浪一时间愕然。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