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 第324章 玉簪

第324章 玉簪

书名: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作者:陈喵呜 更新时间:2021-10-15 22:04:08 类别:历史小说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hs313.info

  墨经?

  众人不解地看着阿水,不知道那是什么。

  “夫君,你想起来了?”

  李芊惊喜地问。

  “还没有完全想起来,但我应该是想起了墨经,忆安我可以肯定就是这个。”

  阿水激动得微微握紧拳头,随着记忆恢复得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会想起自己是谁,是否就是那个墨衡。

  李忆安也被他惊喜到,确定是《墨经》,那么可以肯定,阿水就是墨家的人。

  墨家,在诸子百家中,可是很牛逼的存在!

  “姐夫,你是否知道墨家?”

  李忆安连忙问道。

  “诸子百家的墨家,很多人都知道。”

  长孙冲打岔说道。

  “不,忆安所说的墨家,虽然是诸子百家中的墨家,但对我而言,意义不应该那么简单。”

  阿水说道:“我有一种感觉,可能我就是墨家的人,我还掌握着墨家的某些东西。”

  要不是如此,他没办法解释自己脑海里的《墨经》问题,还有墨衡这个名字。

  但是宇文妍背后那个组织的人,为何要追杀阿水,应该说是为何要追杀墨家的人?

  李忆安的目光,好奇地看向了宇文妍。

  “先生不要看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宇文妍摇摇头,那些人向来是神神秘秘,哪怕自己是他们内部的人,不知道的还多了去。

  “姐夫能想起这些,说明很快能恢复全部记忆,不过在真正恢复记忆之前,墨家的事情暂时不需要过于纠结。”

  李忆安又建议道。

  阿水觉得自己作为墨家的人,却遭到追杀,说不定会因为这样,耿耿于怀,甚至是担惊受怕。

  “我知道了!”

  阿水微微点头,不过心头一松,脸上也出现淡淡的笑容,心情很不错。

  到当天下午的时候。

  李家村的村长突然找上门来。

  李忆安以为他是来拉关系,本来不怎么想见,但他却说是关于李阳华的事情。

  “我父亲的事情?”

  李忆安只能邀请他进来,好奇地问:“父亲他还有什么东西,留在李家村?”

  村长郑重地从身上拿出一块丝绢:“阳华离开我们李家村之前,曾和村里一个老人关系不错,不过在前两天,那老人去了,但是他留下这个东西。”

  “早几年里,也许是年纪大了,又受过刺激,他整个人疯疯癫癫,脑子不怎么好使,所以你回来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他把那丝绢递了过去,续道:“在他去世前的回光返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恢复清醒,还大喊地说,要找到阳华的儿子,把这个交给他,也就是李詹事!”

  李忆安好奇地打开一看,只见上面有两行字:

  惟有明君曲,偏伤远嫁情。

  千金公主的东西在玉簪不在玉牌,忆安你一定会看到这个,看完后必须烧掉。

  这内容看得李忆安懵了一会,那一句诗,不正是当初那块玉牌上的内容。

  还有玉簪,他想起来父母的遗物中的那个玉簪,最后作为礼物送给李长歌,里面还有千金公主的秘密?

  他的父亲在离开李家村之前,就准备好这条丝绢,难不成是知道他会找回来李家村,并且一定能够拿到手,那李阳华岂不是也懂得未卜先知?

  奇怪,这背后的事情,太奇怪了!

  “李詹事,怎么了?”

  村长看到他表情的变化,便好奇地问。

  “村长你是否看过里面的内容?”

  李忆安问道。

  “没有,那是阳华给你的东西,我也不会随便乱看,你放心吧!”

  村长拍着心口保证。

  “其实也不是什么,这次就麻烦村长来跑一趟,方诚你认识吧?去找他,就说是我让你来的。”

  李忆安不确定他是否看过,但也得堵住他的嘴巴,不让他乱说父亲的事情。

  方诚最近在杭州城内,可以说是大出风头,特别是打断朱家垄断一事,只要是经商的人没有不知道他是谁,村长当然不例外。

  听得要让他去找方诚,村长大喜而起来道:“多谢李詹事!”

  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好了,我还有其他事情,你先回去吧!”

  李忆安挥了挥手,不过看着他刚走到门旁,又问:“那个老人家葬在哪里?”

  “就在我们李家村旁,忆安想去拜祭一下的话,到李家村里问一问就知道了,我也可以带路。”

  村长回头说道。

  李忆安点了点头,不知道父亲做出的安排,有何意义,还是取来一根蜡烛,将丝绢点燃,化作灰烬。

  根据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李忆安大概能肯定,父亲李阳华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却为何会居住在李家村这种小地方,就很耐人寻味。

  回到房间内,李忆安问道:“长歌,我们上次得来的玉牌呢?”

  “在这!”

  李长歌从小盒子里拿出来,问道:“是不是又新发现了?”

  “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千金公主的东西。”

  李忆安拿起断裂的玉牌说道。

  “千金公主,就是突厥汗国的可敦,宇文泰孙女?”

  李长歌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我就觉得那句诗很熟悉,原来是千金公主写的,我父亲死前,有一个屏风,据说是从突厥得来,曾经是千金公主的东西,上面就题有一首诗,最后一句就是‘惟有明君曲,偏伤远嫁情’,后来屏风也被毁了。”

  她好奇地问:“这些和我们的父母,有什么关系?”

  李忆安摇头道:“我还弄不清楚,对了那玉簪呢?”

  说着他就看到,玉簪正在李长歌的发髻上,轻轻地取下,看不出有什么,于是他走到外面,在阳光的映照之下,朦朦胧胧地看到,玉簪里面好像有一条金线似的东西。

  “夫君,那是什么?”

  李长歌凑过来也看到了。

  “不知道,刚才村长让人将一份我父亲留在李家村的东西送来,其中提到玉簪,在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李忆安收起来,交到她手里,续道:“你先收着,不过要保管好。”

  里面的东西,他暂时不想拿出来,因为不确定的太多了。

  “夫君你那么信任我,就是我不在了,它也得在。”

  李长歌肯定地说道。

  “你比它,重要一万倍。”

  李忆安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又道:“明天我们再回一趟李家村,可好?”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