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残疾皇叔的掌心绿茶(重生) > 130、琐碎日常

笔趣阁789

130、琐碎日常

书名:残疾皇叔的掌心绿茶(重生) 作者:柚一只梨 更新时间:2021-09-20 22:13:50 类别:其他小说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hs313.info

  1 关于占有欲

  本朝有两大战神, 第一战神是辅国大将军沈琮志,这位沈大将军为人豪迈粗犷,他行军打仗的作风就跟他为人一样, 一个字,莽。

  不过莽中却也透着计谋, 可谓是有勇有谋,并不是只会一味向前冲, 没有头脑的莽夫。粗中有细, 强硬中不乏敏锐。

  第二战神则是沈大将军的女婿, 大轩朝的王爷,陵王殿下。

  这位殿下和沈琮志不同,陵王殿下不喜欢直面敌人,他喜欢搞偷袭。

  对于敌国几位主将来说,他们更希望对上沈琮志,而不是陵王。

  因为陆无昭是个从里到外都坏透了的人。他有时为了达到目的, 会“不择手段”。

  沈大将军会光明磊落地拿着银枪指着你的鼻子, 堵到你家门口跟你说“老子来取你狗命”,但是那位阴险的陵王殿下, 他最喜欢趁人之危。

  比如夜深人静, 带着一队轻骑,深入敌方阵营最脆弱之地,用最少的人员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

  陵王殿下喜欢冒险,喜欢富贵险中求, 但他每次行动之前自己都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所以他每次行动在外人看来都是在创造奇迹。

  西北各部落流行一句话,若是在沙漠里,往西走会遇上孤狼, 往东走会遇到陵王,那么就请一路向西,就算是被狼咬死,也不要转身向陵王求助。

  因为那是个心冷且记仇的人,对于侵犯了大轩领土的“异族”,他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甚至还会将你往死亡之路推。

  陵王的名声远近闻名,不管是朝中的同僚,还是与他交过手的敌人,只要是认识陆无昭的,都不想和他对上。

  可偏偏有人就要在老虎头上拔毛。

  陵王新婚后第二年,他带着一众将士去一个小城平叛,才刚离京,陵王殿下的后院就起了火。

  有人看上了沈芜,并且在陵王殿下刚一离京,就开始骚扰沈芜。

  那纨绔是新到京城来的,不知道陵王殿下可怕之处,更不知道自己看上的女子是他碰不得的人。

  陆无昭不在京城,孟五留在昭明司,全权处理司中事务。

  沈芜去听戏,被人搭讪。当天夜里,一封告状的书信快马加鞭送出了京城。

  过了几天,纨绔身边出现各种怪事。

  诸如自己一出门就踩到了狗屎。

  去买东西无故被人泼了一身脏水。

  路过某府被人当作奸夫,被暴打了一顿。

  去见好友的途中被昭明卫当刺客拿下,被关进昭明司一天一夜,吓得痛哭流涕屁滚尿流,把自己头二十年干过的混账事都交代了一遍后,被告知是误会,放回了家。

  等等。

  纨绔调戏了沈芜一次后,再也没有一天有时间去找沈芜的麻烦。

  陵王殿下此次平叛的作风比先前几次都要狠戾凌厉,他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返回了京城。

  他离开了一个月,那个纨绔就倒霉了一个月。

  回京的当天,陵王殿下家也没回,先去了纨绔的家中兴师问罪。

  他穿着一身铠甲,手里拿着宝剑,带着兵,带着一身肃杀的血腥气敲响纨绔家门时,纨绔的老爹险些以为是皇帝派陵王来抄家的。

  陵王殿下这一闹轰动了京城,这天后,再也没有年轻公子敢再多看沈芜一眼。

  2 苦肉计与孩子

  陵王殿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当天就传遍了京城,就连住在宫里的褚灵姝都听说了。

  那天正巧是皇后的寿辰,宴席上,褚灵姝打趣沈芜,陵王殿下醋坛子一翻简直堪比地龙翻身。

  沈芜在接受了好几家夫人复杂的目光洗礼后,羞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晚陆无昭没能进卧房的门。

  转日一早,沈芜无精打采地用早饭,下人来报说王爷病了。

  沈芜连忙去看,一进书房,被冷得打了个哆嗦。

  陆无昭神情恹恹地靠着书房那个硬邦邦的短小的床榻,心不在焉地看着卷宗。见沈芜来,他立马要起身迎上去,可犹豫了一下,又退了回去。

  沈芜要靠近,陆无昭抬手制止,“别过来,别把病气传给你,咳咳。”

  沈芜哪里管的了那么多,陆无昭从小到大都很少生病,每回生病都很严重。她走过去,握住男人冰凉的手,心疼地说:“好端端的怎么病了?”

  陆无昭当然不会说是他洗了个冷水澡又开着窗睡了一宿后,终于把自己折腾病了。

  他装模做样地虚弱地揉了揉太阳穴,一副疲惫至极的样子。

  苍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个笑容,“不碍事,大概是这些日子太忙。”

  沈芜愣了一下,“很累吗?”

  “还好。”男人淡淡应声。

  孟五自从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以后,在为人处世方面十分上道,他见缝插针地说:“主子听说夫人被人纠缠,心急如焚,可恨远隔百里,无法第一时间为您解决那些麻烦事,所以就日夜操劳,加快了平叛的速度,事情结束后又日夜兼程赶了回来。”

  沈芜有些自责。

  陆无昭冷冷地看了孟五一眼,挥手叫他退下。他见不得沈芜露出难过的表情,连忙走过去。

  他试探地伸出手,见对方没有抗拒,于是不再迟疑,把人牢牢地揽进臂弯。

  终于又抱得美人归,陆无昭唇角微微上扬,很快又扯平。

  “我没事的。“他说。

  沈芜抱住了男人的腰,头埋进他的怀里,声音闷闷的:“昭昭,对不起,你这么辛苦,我还跟你生气。”

  只要她肯靠近,就说明这事缓和了。

  陆无昭低头,唇贴着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而后低声安慰:“实在思念你,又听说有人觊觎我的阿芜,一时心急,乱了分寸,闹得大了些,丢你的脸了。”

  沈芜摇头,“不丢脸,我就是……就是……”

  她红着脸抬头,“就是害羞了。”

  男人低笑,“害羞什么?我们成婚两载,怎么还要害羞?”

  “虽然成婚两载,但和昭昭在一起,还是会害羞,会欢喜,和从前一样。”沈芜红着耳朵,认真解释,“她们笑你,说你是妻奴,我听到有人说你堂堂一个王爷,没骨气,怕娘子。”

  她说到这又有些生气,“我听不得旁人说你不好,她们说你被一个女子拿捏得服帖时,表情是鄙夷的。”

  “昭昭,我当时特别生气,气那些嚼舌根的人,也气自己,是我叫你被人嘲笑的。”

  陆无昭失笑,“她们不是在笑话我,她们是在嫉妒。”

  “嫉妒什么?”

  陆无昭笑着说:“嫉妒我特别爱你。”

  嫉妒他们感情好,嫉妒陆无昭为了自己的夫人出头,嫉妒陆无昭把夫人放在心上宠着,更嫉妒陆无昭即便远在百里之外,仍然心系沈芜一举一动,沈芜身边多个追求者他都会心急如焚。

  她们的夫君做不到陆无昭这样。

  沈芜搂着男人的腰,慢慢收紧手臂,她深吸了口气,闻着男人身上那抹熟悉的让人踏实心安的墨香味,撒娇说:“昨晚没睡好,一直在想你。”

  陆无昭摸了摸女子的头,低声道:“既然想我,为何还不叫我进门?”

  沈芜沉默了一会,再抬头时,脸色更红。

  “一是因为那件事,我想让你改改,以后别这样了。”

  “别哪样?别这般爱你吗?”陆无昭笑道。

  “你少贫嘴,”沈芜嗔道,“还有,最重要的……”

  “嗯?”

  沈芜不好意思地偏过头,轻声道:“最重要的原因……我怀孕了。”

  陆无昭狠狠怔住。

  “……怀孕?”他哑声道。

  “嗯,一个多月了。”沈芜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昨晚上你喝了酒,我怕你失了分寸,伤了孩子……”

  陆无昭没说话,他回过神来后,神色逐渐平静,只是看着沈芜的目光却愈发幽深,炙热。

  沈芜被他盯得浑身发烫,她不由自主地揪紧男人的腰带,脸颊在他胸口亲昵地蹭了蹭。

  “大夫说,头三个月要小心,我怕你不知轻重……”

  “……嗯。”

  陆无昭将人搂紧,心绪久久难平。

  他离家一个月,再回来时,已天翻地覆。

  幸好,一切皆顺遂,一生总是平安。

  这一辈子他们平安地长大,顺利地成婚,相爱一生,子女孝顺,鲜少有人如他们一般无波无澜地过完了一辈子,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得以安宁平静、幸福快乐地携手终老。

  3 后来后来(现代)

  沈芜从十六岁时起,就会一直梦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很英俊,比他们学校的校草还要帅。

  在梦里,那人穿着一身样式繁复、花纹考究的古典服饰,沈芜知道很多女孩子喜欢研究古代服饰,她不研究,也不懂。她只觉得那个男人比她见过的所有穿汉服的男生还要帅。

  高中生的学业负担很重,沈芜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去想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也好在她向来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被一个陌生男人入梦两年时间都没有放在心上。

  她很喜欢他,因为长得特别帅,笑起来特别好看。

  大多数的高中生都会有睡眠不足的问题,但沈芜没有,她学习成绩好,效率高,每天作业早早完成,回到家后,每晚十点准时入睡,然后和那个男人在梦中相会。

  高考后,她和家人去国外旅游,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她邂逅了一个男人。

  她永远记得那个慵懒的午后。

  在街上四处闲逛,在街角一家二层的咖啡馆下,偶然一抬头,看到窗边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年轻男人在往下看。

  四目相对,沈芜在那一刻呆住了。

  沈芜跑上了楼,站在男人面前,红着脸,用英文磕磕巴巴地跟他打招呼。

  男人安静地看着她,等她说完,才轻轻笑了一下,用中文说道:“我见过你,在梦里。”

  同行的友人在看热闹,心里打趣万年单身狗陆无昭也不是个榆木疙瘩啊,撩起女孩子一套一套的,就是有点俗,有点土。

  可是女孩眼睛却在这一瞬间亮了起来,她很开心地笑着,“你抢了我的话,叫我说什么呀。”

  在友人震惊的目光下,陆无昭带着女孩离开了。

  那天他们聊得很尽兴,他们在三观上十分契合,对彼此都颇有好感。

  当天分别时,他们留下了彼此的联络方式。

  那天之后,他们都不会再梦到彼此,但联络却从未间断。

  回国后,沈芜开始了大学生活。

  她告诉陆无昭自己所在的学校,她很想跟对方说,她喜欢他,想做他的女朋友。

  可是她还没开口,对方却说,他们不在一个城市。

  沈芜那晚失眠了,她哭了很久。

  这大概是他委婉的拒绝了吧。

  沈芜的觉得自己的初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于是把对方删除,断了自己的念想。

  转天是校庆,她作为学生会的成员,还有的忙。

  她强迫自己从失恋的悲伤中抽离,辗转了大半宿,终于睡着了。

  一夜睡得都不踏实,她总觉得陆无昭还在她的生活里。

  每次想起来和陆无昭的相遇,都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更没想到,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对方在她心底留下的痕迹会这样深。

  校庆那天,老师让她去校门口接待知名校友,沈芜点点头,没来得及听校友的姓名,就浑浑噩噩地往校门口走。

  她恍恍惚惚地往前走,心里想着那个拒绝她的男人,越想越难受。

  走到校门口,站在冷风里吹了吹,好歹找回了些理智。

  不远处传来了些说话声,沈芜抬头。

  她看到了陆无昭。

  她还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羞涩地站在陆无昭的面前,拿着手机,想要加好友。

  沈芜一股怒气直冲头顶。她红着眼眶跑了过去。

  她挤进两人中间,然后凶巴巴地瞪着男人。

  陆无昭今天穿了一身正装,白色的衬衣衬得他身材修长挺拔,他臂弯搭着西服外套,见到她时,愣了一下。

  “你们不在一个城市,死心吧。”沈芜觉得自己大概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她反应过来不该冲对方发脾气,又对着那个漂亮女生说了一声“对不起”。

  漂亮女生诧异地看着他们。

  陆无昭低声笑着,把沈芜拉到身后,他彬彬有礼却又疏离地对那个女孩说:“抱歉,我的女朋友在跟我闹别扭。”

  原来是有主的。

  漂亮女生说了句抱歉,有些遗憾地离开。

  女朋友??

  沈芜没有反应过来。

  肩膀一沉,男人的西服外套披了上来。

  他低头看着她,“为什么把我拉黑了?”

  沈芜偏过头不看他。

  “你很介意我们不在一个城市?”他说。

  沈芜听不得这句话,一听心里就酸得慌,她瞪他,“不是你在介意吗?不在一个城市怎么了?我们宿舍有两个妹子都是异地恋,不在一起怎么了?”

  她赌气道:“我知道你就是在拒绝我,还联系干什么?”

  陆无昭沉默了会,声音低了下去,“我今年二十六岁。”

  “嗯?”沈芜疑惑看他。

  陆无昭轻轻蹙眉,“你还年轻,不在一起的话,我怕你跑了。”

  沈芜:“……”

  她目瞪口呆。

  “不过现在问题解决了。”男人眉头舒展,唇角上扬,“我和合伙人商量好了,今后我会留在这里。”

  沈芜呆愣地看着他,“你……是为了我吗?”

  陆无昭笑了,“不全是,但……大部分因素是你,在哪个地方对我来说都一样,但你在这里,我想,我没有理由还留在其他地方。”

  “走吧,女朋友,校庆要开始了。”

  他主动牵起她的手,握得紧紧的。

  沈芜甩了一下没甩开,便不再动。

  别别扭扭:“谁是你的女朋友。”

  “你不答应吗?”

  “你真厚脸皮。”

  男人低低笑着,五指顺着指尖缝隙滑入,与她十指相扣。

  “从前都是你主动,这回就换我追着你跑吧。”

  沈芜一时间无语,“那都是在梦里,是假的。”

  陆无昭低头看着脚底的路,轻轻笑了一声。

  “说不准那是我们前世的缘分,谁知道呢。”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啦来晚啦~本文全部内容至此终结啦~我好喜欢昭昭和阿芜,希望看到这里的你们也喜欢呀~

  下一本本来计划国庆前开,但是十一要去给姐姐当伴娘,这段时间比较忙,没办法无缝开啦,我们相约十月中旬吧,初步定在10.14左右开文,开文会在围脖通知哒!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