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你多哄哄我 > 97、平行世界7

笔趣阁789

97、平行世界7

书名:你多哄哄我 作者:甜昕 更新时间:2021-05-23 16:23:33 类别:其他小说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hs313.info

  沈晏见大厅里没有姜知玥的身影, 便猜到她去了后院。

  那里有老爷子给她修的秋千,是姜知玥小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

  朱红色的墙瓦上爬满了山茶花,沈晏常常看着他的女孩坐在花香四溢的秋千里, 半弯着眉眼慵懒惬意的吹着风。

  嫣红的花瓣被风打下落在她雪白的衣裙, 裙子之下露出半截笔直纤细小腿,她耀眼又明媚,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目光。

  沈晏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 他不是什么好人,他清楚的自知他那些丑陋肮脏的意图,他甚至不知道怎么走上前去坦然的面对她。只记得他望着那张睡容恬静的面容时,控制不住的走上前, 男人微微俯身,手轻碰上他魂牵梦绕的脸, 隔着花瓣在她柔软的唇上印下一个极轻又克制的吻来。

  她像是让他上瘾的药,沈晏甘之如饴,又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最终,他将睡熟的小姑娘抱回了老宅, 又悄然离开, 连自己的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沈晏心想她这会应该也是在后院, 他去后院寻她时,忽的看见一高一低两个身影, 他不清楚两个人说了些什么, 只是在走近时,听见沈迟一字一句的在姜知玥的面前,揭露出他藏着的秘密。

  他那个弟弟说的没错,沈迟在秦歆离开后曾一时愤怒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 是他将沈迟的电话给了秦歆。

  他和秦歆私下里达成了协议,只要秦歆可以继续叫沈迟回到她身边,毁了两个人的婚礼,他便答应给秦歆找她父亲替换的□□,并不再计较她父亲私下里做的那些事。

  她的父亲病的很严重,公司又被沈氏打压濒临破产,秦家在圈子里名声并不好,秦歆回国后借不到钱,走投无路之下迫不得已和沈晏进行交易。

  况且,她那时想,如果沈迟还继续对她留有一份感情,那她或许可以借着沈迟这棵大树再次飞上枝头,她知道沈迟那么多年以来一直放不下她,所以秦歆势在必得。

  她借着叙旧的名义约了沈迟见面,又假意喝醉倒在他的怀里,柔若无骨的攀住他的腰,孤男寡女,暧昧焦灼的气氛,不断挥发的酒精,所有的一切都展开的十分自然。

  她哭着说还喜欢他,又藏起沈迟的手机,装病拖住他不去婚礼,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迫使沈迟悔了婚。

  秦歆知道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骨子里就不是个好惹的人,她和沈晏各取所需,最终根据协议,她爸爸的手术很成功,沈氏集团也没有再对秦家下手,而沈迟也对自己有求必应。

  秦歆自以为牢牢握住了沈迟的一颗心,她在一个醉酒夜,一不小心便把这些事都说了出来,结果还在给她倒醒酒汤的沈迟突然大怒,他将大厅里的东西砸的粉碎,红着眼眶摔门而出。

  沈迟三天没有回家,秦歆心急如焚,又不敢告诉沈晏,她之前答应了会把两个人的交易烂到肚子里,要是被他知道自己败露,那她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起初,秦歆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直到第三天晚上,沈迟又像往常一样回到家,还带了她最爱吃的点心,并像她道歉自己那天只是太冲动了,秦歆松了口气,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画上句号。

  结果沈迟去参加了老爷子的生日晚宴,在晚宴里拦下了姜知玥,便有了沈晏见到的那一幕。

  在沈晏见到姜知玥茫然又错愕的表情,以及她下意识的逃避后,他忽的慌张无措起来,心里像是被点了一把火,那火越来越烈,愈发有燎原之际。

  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沈晏几乎不可理喻的去想,他如果在这里要了她,那她一辈子也逃不开自己。

  就像他梦里那样,彻彻底底的占有她。

  沈晏的衬衫扣子全部被解开,他的衣衫半敞着,姜知玥一抬眸,视线里全是他冷硬刻薄的肌肉和腰线,男人眸底深沉,危险又性感。

  沈晏再次俯身,将人紧紧锁在自己怀里。

  姜知玥知道沈晏在晚宴上喝了酒,他身上的酒味很淡,但仍强势的包裹着她,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清冽厚重的气息,混杂着醉人的酒气,将她裹得密不透风。

  姜知玥的手被领带捆着,这会儿毫无反手之力,意识到要发生什么后,姜知玥的声音抖得厉害,表情因为惊慌而带了些无助:“沈晏,你别这样……”

  沈晏置若罔闻,修长手指狠狠的掐着她的腰,他的手温度很高,烫的姜知玥的心跳都是乱的。

  “为什么不行。”

  他垂眸看她,嗓音危险又暗哑,声线很低,眸子沉的连一点光也照不进去。

  沈晏沉沉的视线一瞬不瞬的全落在姜知玥的身上,静默片刻后,他忽的勾了勾唇,只是那笑却未达眼底,渐凉了下来

  “宝贝。”他的指腹细细摩挲着姜知玥红润的双唇,眸子里翻滚着热浪般的深涌暗潮,低声呢喃,“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

  姜知玥毫无开口说话的机会,她心跳快的还没有缓过来,唇被重重咬住。

  他的吻无序又急切,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举在头顶,另一只去摸索礼裙背后绑着的蝴蝶结,姜知玥从未见过这样侵略感十足的沈晏,又从没有被他如此凶狠的对待过。

  沈晏以前吻她时,除了新婚夜那天她说错话惹他生了气,被男人在唇上咬了一道细细的口子,其余都只是轻吻她的额头或者发间,温柔的像是在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沈晏对她太好了,以至于她忘了,他是如何在年轻时便身居高位,野兽藏起所有尖锐的爪牙,乖乖对她伸出柔软的手掌,可野兽终究还是野兽,亦可以轻而易举将她拆吃入腹。

  姜知玥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接吻,她完全是被迫承受着他的吻,她的唇被吮的又麻又疼,手腕也是酸的,眼睛一眨,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她的情绪来的太快,上来了就下不去了,姜知玥一口咬向沈晏的唇,声音委屈又无助,哭腔声浓的几乎要收敛不住:“你不是说,我不同意都你不会碰我吗……”

  姜知玥咬的并不重,她的力气小到像是小猫爪子在轻轻的挠,对沈晏来说不痛不痒,他却瞬间就清醒了。

  他的手一顿,停下想要扯开那蝴蝶结的动作。

  他又让她哭了。

  他连承诺她的事都做不到,又怎么叫她喜欢上他。

  沈晏的心脏像是被人用手整个都绞在一起,疼的他说不出话来,最终,他撑起身子与她拉开距离,给姜知玥整理了下有些凌乱的礼裙,将人抱了起来。

  他垂眸解开绑着小姑娘手腕的领带,她的肌肤白,沈晏那会又不太理智,所以力气大了些,腕子上泛出细腻的红痕。

  沈晏轻轻揉捏着那处红痕,男人冷冽的眉眼柔软了下来,声音也被放的很轻:“对不起。”

  他又抬眸看她,无声的叹了口气,嗓音更加的柔:“都是我不好。”

  看着还在吸鼻子的姜知玥,沈晏想去给她擦眼泪,他的指尖刚落在她满是水渍的脸上,姜知玥直接偏头错开。

  姜知玥紧咬着下唇,她的手撑在座椅上缩在一角,转过脸不叫他碰。

  沈晏知道姜知玥在生气,他也知道这次他确实做的太过分了,他盯着低着头不理他的小姑娘,又默默收回手来。

  沈晏的声音一时间哑的厉害,他的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来:“别生气了。”

  即使沈晏现在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但他仍强撑出一副温柔的面容去哄她:“既然知知不想看见我,那我就先离开,好不好。”

  听着男人声音里被隐藏的很好的沙哑疲惫,姜知玥紧捏在一起的指尖轻颤,她吸吸鼻子,心里突然涌出几分想拽住他的手不叫他离开的冲动。

  姜知玥一阵恍惚,再回过神来,耳畔已然是车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住呼吸偷偷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外面的动静,车内隔音好,她听不太清,只能依稀辨别出沈晏渐远的脚步声。

  姜知玥紊乱的心跳好不容易恢复如初,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老宅肯定是回不去了,她现在这样也不太适合出现在宴会上,她想不出来,视线垂下盯着脚尖微微出神。

  沈晏那么生气,肯定是跟沈迟说的话有关吧,沈迟说这一切都是沈晏在背后暗暗使了些见不得人手段,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

  姜知玥最讨厌欺骗,可她满脑子想得都是沈晏对她的好,是他眉目缱绻的低声喊她宝贝,是他每天都带的那束花,是他给了她第一次被人如此热烈的爱着的感觉。

  撑在座椅上的手指下意识收紧,姜知玥眼睫轻颤,脑子里似乎有一个弦被轻轻拨动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在心里来来回回数了个遍,迟疑了几秒,还是打开了车门起身下车。

  沈晏在不远处站着,苍白骨感的指尖燃着一点凌厉的猩红,男人眼帘微垂,灰白色烟雾笼罩住他清冷的眉眼。

  不知怎么的,望着有些落魄疲惫的沈晏,姜知玥的心脏忽的猛烈的跳动了一下,她的脚步微顿,又毫不犹豫向他走去。

  沈晏在想,如果以后她讨厌他,那他该怎么办,他心烦意乱,又抽了好几根烟,可他依旧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段感情毕竟是他用不正当的手段偷来的,他一步一步,小心又虔诚,建立一座豪华的温房,用谎言编制了一张巨大的网。

  他在她身上无限沉沦,但他忘了,网终究还是有破损的那一天。

  想到这,男人自嘲的勾起唇角,他几乎自暴自弃的去想,不如就这么得过且过,寂静的月夜里忽的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沈晏微怔,掀起眼睫望了过去,在看清来人后,他的手一抖,指缝间夹着的烟差点滑落掉在地上。

  姜知玥被他看的不太好意思,她拐了一下唇,低着头捏了捏裙摆上的花纹。

  两个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安静片刻后,沈晏打破了沉默,轻声问道:“怎么下来了。”

  他本能的想去牵姜知玥的手,在想起她不叫他碰后,男人指尖轻颤了下,最终还是收回垂在身侧。

  沈晏的动作姜知玥全部都看在眼里,她莫名的心里一酸,直接伸出手握住沈晏的手,晶亮的眼眸毫不回避的对上沈晏的视线:“来找你。”

  沈晏愣怔在原地,他的手甚至都不敢去回握住她的手,五月的夜晚还是凉的,男人在外面站了好长时间,手指温度极低,姜知玥吸吸鼻子,手也握的更紧了。

  她扬起脸问他:“沈迟说的都是真的吗?”

  望着姜知玥那张干净漂亮的脸,暖意顺着那只软乎乎的手传到他的指尖,他突然就不想再骗她。

  沈晏低低的应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她的话。

  见姜知玥不说话,沈晏又道:“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来找我。”

  男人嘴角一扯,声音晦涩暗哑:“沈迟说的没错,我这个人从骨子里都是烂的,是我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丑陋手段把你从他身边抢了过来。”

  “知知,我不是什么好人。”

  沈晏顿了下,他反握住姜知玥的手,垂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他的语速慢,又字字清晰,声音被压的低且轻哑:“但我是真的爱你。”

  他的眼尾弯着,眸底的情绪浓烈滚烫到几乎要将她融化一般。

  姜知玥盯着那张紧绷着的脸看了好久,眸底又开始蓄起泪意来,她有些想哭,恍惚中视线忽的注意到男人指缝间那未燃完的烟上,继而又移到他的眼眸,小声道:“沈晏,你别抽烟了。”

  上次云姨偷偷告诉太太,说先生在太太传出订婚的消息后日以继日的抽烟,差点把自己折腾进了医院。

  姜知玥一直都记得,她的余光瞄见垃圾桶内凌乱的烟头,话也不自知的说出口。

  她的脸上满是不自知的关心,沈晏的视线在那眸子里停了一秒,长睫倾覆下来,遮住眸中所有风云。

  “可以。”男人话语停顿,忽的笑了下,他的声音低低的,半弯下腰来与她视线齐平,害怕姜知玥再生气,依旧与她保持了一些距离

  他沉声开口:“坐下陪我吸烟,或者,掐灭我的烟吻我。”

  他不是想叫她吻他,他只是在赌,赌姜知玥会不会选择他。

  姜知玥的脑子向来反应慢,现在又难得转的快了些,她听懂了沈晏话语里的意思,她也听出了被他隐藏的很好小心与紧张来。

  视线在短暂的几秒内相会,她在他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其实只有短短几秒,但姜知玥又仿佛觉得像是过了很长时间。

  几秒后,她松开握着沈晏的那只手,姜知玥踮起脚尖,双手环住沈晏的脖子,抬脸在他的嘴角处印下一个吻来。

  她只是贴着他的唇轻碰了一瞬,又很快收回手再次站直身体,姜知玥的眼睫轻颤着,她的眼尾全被羞意染红,即使她现在羞的厉害,依旧坚定不移的迎上沈晏的目光,声音又甜又软:“现在你别吸烟了。”

  就在姜知玥吻过来时,沈晏呼吸一滞,他盯着那双带笑的眼眸,她的眼中似有万千星辰,望着他时,仿佛会发光。

  男人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再开口时声音沙哑,声线都在颤抖,一直假装平静的的神色也出现了裂痕,他猛地将人抱紧怀里,手死死的搂住姜知玥的腰:“好,都听知知的。”

  沈晏的力气很大,姜知玥不太舒服,但她又不想去推开他,她老老实实的窝在沈晏怀里,任由他抱着。

  其实姜知玥在车里时便想了很多,就算沈晏没有用那些手段,她依旧和沈迟在一起,沈迟再见到秦歆,还是会丢下她。

  换句话来说,沈晏真的和秦歆交易了又如何,如果沈迟不想走,拿着把刀架他脖子上他都不会走,都只是借口罢了。

  况且,姜知玥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在喜欢上了沈晏,她不是没有心,沈晏对她的好她也不是看不见,甚至早在她察觉不到的那些日子里,他的名字就一点一点渗入她的血液里。

  沈晏朝着她走了那么多步,而如今,两个人只隔着一步之遥的距离,爱是相互的,最后一步就由她走。

  就像婚礼那天,西装革履的男人坚定不移的向她走来,她也想坚定不移的去选择他。

  “知知。”

  姜知玥还在胡思乱想,沈晏又开口,他低声笑了下,搂在她腰上的手收紧了些,像是在回忆什么,他的眸色稍浅,轻声呢喃:“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你。”

  “我太笨了,不会向沈迟那样哄你开心,也不知道该怎样对你好,你和沈迟在一起后,我每天都在想,是我先出现在你的身边,为什么最后却是他抢走了你。”

  沈晏一个人走过的路,那无数个失眠的夜晚,他炽热又深沉的爱意,他的痛苦和不堪,被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用几句简单的话说出口。

  姜知玥以前总觉得,沈晏高不可攀,身份地位无人能及,像他这种优秀的人,岂不是要什么有什么,直到最后她才发现,一直以来,她才是被好好爱着的那一个。

  姜知玥的嗓子里像是被什么堵住,她鼻子一酸,手紧攥着他的衣角:“现在我已经回来啦。”

  末了,她又小声补充了一句:“以后我也不会再走了。”

  “嗯。”柔软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温柔的月色下,沈晏胸腔内那颗心也一寸一寸软了下来,他有些想笑,偏头在她的发间轻吻了下,“你想走我也不会让你走了。”

  宴会结束过后,姜知玥觉得她和沈晏的关系和好像和以前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

  沈晏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求必应的宠着她,不一样的地方大概是,以前沈晏答应不会碰她,是真的不会碰她,而这会他不再克制自己的欲|望,一见到她就喜欢亲她抱她。

  姜知玥每每都被亲的双腿发软,她一开始还会通红着脸不好意思,后来被磨得烦了,天天巴不得她老公赶紧去上班。

  今天的晚饭全是她爱吃的,云姨的手很巧,姜知玥一没忍住便吃多了些,她揉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准备在客厅转一转消消食。

  距离上次晚宴已经过去了五天,自她在后院被沈晏带走后,姜知玥也没有了沈迟的消息,他好像又像上次那样失去了踪迹。

  不过沈迟过得怎么样跟她没关系,要是再见到他,姜知玥还想给沈迟说句谢谢,多亏了他她才可以和沈晏的关系从暧昧期到进一步发展。

  姜知玥还在瞎想着,她拍着小肚皮刚转过身来,在看见跟在家里佣人身后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表情僵了一秒。

  佣人是新来的,不知道太太和沈家二少以前的关系,在听到沈二少的名字后,见是他们先生的弟弟,自然不敢懈怠,便领着他来找太太。

  沈迟的状态比上次见他时还要差了些,他的眼底一片乌青,那张总是带着慵懒笑意的脸上面色苍白,姜知玥没心情去想他这几天经历了什么,她简直快要被沈迟的阴魂不散头大到不行。

  佣人把人带过来后又匆匆去忙工作,客厅内只剩下姜知玥和沈迟隔着老远相对着,姜知玥不太想搭理他,沈迟倒是十分主动的打招呼。

  沈迟唇掀起想说些什么,视线忽的注意到姜知玥扶着的小腹上,他一怔,眼神有些古怪:“知知,你的肚子……”

  姜知玥灵机一动,一只手放在小腹上,另一只手又扶着自己的后腰,故意呼气挺着小肚子:“对没错,这是你哥哥的孩子。”

  所以赶快走吧以后也别来烦她了!!

  沈晏从书房出来,男人指尖轻拢眉心迈开腿便想朝一楼客厅走去,他走到拐角处时,姜知玥的话语一字不落的全部落在他的耳畔。

  他脚步一顿,像是想到什么,眸色暗了几分。

  姜知玥还不知道她胡乱扯出来的谎话已经被她老公听见了,为了叫沈迟不再缠着她,她故作娇羞的红着脸,漂亮的眉眼里满是柔情,把怀孕的小妻子形象表演的淋漓尽致。

  “我之前说想要一个宝宝,没想到一次就怀上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赶紧和秦歆准备一下吧,别老没事往你大哥这跑,沈晏他身体好得很,也不需要你天天来看他。”

  姜知玥嘴不停的说了好几句,话里话外全是她和沈晏感情很好蜜里调油,沈晏身强体壮哪哪都好,叫沈迟赶紧收心好好和秦歆在一起,他和谁在一起都无所谓,反正别再来烦她,他们已经不可能了云云。

  果不其然,在姜知玥几句话下,沈迟像是失了魂,他本还不死心的想来挽留一下姜知玥,结果没想到她已经怀了他大哥的孩子。

  沈迟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有一道深沉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错愕抬头,便看着站在二楼的沈晏。

  男人依旧端着那副不见山不见水的清冷神情,他的表情淡的看不出喜怒,只是眸底很深,看向他时,嘴角又挂着点凉薄寡淡的笑。

  伤口隐隐作痛,他被按在地上打的记忆又瞬间涌入脑海,沈迟本能的身体发颤,他收了声,连一个眼神也不敢再放在姜知玥身上。

  看着沈迟落荒而逃的孤寂背影,姜知玥以为是自己睁着眼瞎扯的话见了效,她还在沾沾自喜,腰上忽的移来一只手。

  沈晏搂住姜知玥的腰将她转了个方向带进怀里,男人眼帘微垂,眼尾扬起来一瞬,似笑非笑道:“一次就怀上了?”

  姜知玥:“?”

  沈晏又低笑着看她:“身强体壮?”

  姜知玥耳根一热,脸瞬间红了个透:“沈、沈晏,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男人的眉梢挂着浅浅的笑意:“从你说怀了宝宝的时候我就在了。”

  姜知玥:“……”

  沈晏俯身靠近她:“老婆,你都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身强体壮。”

  他不动声色的扬起唇来,嗓音低哑又蛊惑人心:“想试试么。”

  温热的吐息落在她的脸颊,姜知玥只觉得头顶都在冒着热气,她羞的几乎要遁走了,杂乱无序的心跳在沈晏面前简直无处遁形:“我……”

  沈晏不给姜知玥拒绝的机会,他牵着她的手移到自己的脖颈,指尖一点一点掐紧那截细腰,低笑着咬上她的唇:“但是我想。”

  姜知玥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卧室的,她的大脑像是一团浆糊,她就记得她被沈晏楼着腰按在怀里亲。

  他的吻如同他人一般强势,沈晏咬着她的唇磨着,霸道的长舌长驱直入,吞咽声清晰可闻,姜知玥的呼吸全被掠夺了去,轻而易举的被侵城掠地,丢盔弃甲。

  紧接着,她又被托着腰抱了起来,沈晏步伐急促,吻着她唇的动作更加的激烈,姜知玥分不出一丝神志去思考,等她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她老公放在了床上。

  沈晏的唇贴在姜知玥的肩窝处,男人呼吸粗重,双唇滚烫,手也是热的,似乎在极力克制隐忍着什么。

  他的手撑在姜知玥的脸侧,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唇线崩的很直,垂眸看她,声音又低又哑:“要试试么。”

  姜知玥一抬眸,便撞进那双因为情动而泛红的眼眸,眸底翻滚着几近喷涌而出的炽色。

  她被撩拨的双腿发软,一脑子心猿意马,很明显的感觉出来这个吻和平时的不一样,也很明显的察觉到沈晏动了心思。

  卧室内的温度节节攀升,空气也变得粘稠又燥热起来。

  姜知玥虽然害怕,但又见不到她老公不开心,况且,她在心里劝自己,她现在和沈晏情投意合感情正好,彼此心里都有对方,大家又是成年人,都是你情我愿,没有什么好怕的。

  见姜知玥不说话,沈晏知道她在害怕,他压下难忍的燥意,刚想起身离开,手忽的被握住。

  姜知玥的睫羽因为羞意而生生颤动着,软白的面容上漫着一片漂亮的粉,她的眼神飘忽着不好意思看他,声音也软的不成样子,她握住沈晏的手,小小声应了一声。

  那双水润的杏眸里含霜带露,像是含着一汪水汽般朦胧,娇娇怯怯的看着他,沈晏心尖一颤,心头被急速的撞了一下。

  男人喉结一滚,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把人按在怀里,指骨挤进她的指缝间十指相扣,继而扣住她的手。

  “宝贝,你真是……”沈晏轻叹一声,他贴近姜知玥通红的耳垂,低笑着哑声呢喃,“我真的好爱你。”

  姜知玥被撩拨的耳根发软,脸红的像煮熟了的虾子,她咬着唇不说话,只是抬腿踹了他一脚。

  男人眸底的笑意更甚,他从嗓子里漾起一声笑来,指腹轻抚向那张泛着绯意的脸颊,俯身压住她的腿。

  沈晏的唇再一次覆在她的嘴角,眉眼尽是无尽的温柔,放低声音去哄她:“放心交给我。”

  灼热的吻又铺天盖地而落。

  ……

  姜知玥累极了,被抱去洗澡时便窝在沈晏怀里睡了过去,她这一觉睡得极其踏实。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光怪陆离,四季不断交替。

  她梦见了另一个她,她看着她从咿呀学语的孩童到最好的豆蔻年华,看着梦里的她不断长大,看着她有了少女心事,又看着她穿上婚纱嫁给了沈晏,嫁给了她喜欢了很多年的人。

  她像是一个旁观者,又像是一个经历者,梦里的她和梦里的沈晏分开又相聚,相知又相爱,她陪着她磕磕绊绊,又一路走来,姜知玥恍惚觉得,她似乎是梦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梦里与她共度余生的那个人依旧是沈晏,是她的先生,亦是她的爱人。

  画面一转,她又回到了婚礼那天,她看见夕阳余晖下,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那。

  在看见她后,他弯唇轻笑,目光仿佛湖面上缱绻的波光,有着被光影切成碎片的海浪,又带着极致的温柔,他的身后是山花烂漫,她提着裙子朝他奔来。

  原来两个世界,兜兜转转,在世间所有最美好的存在里,在漫漫山河万里,他们依旧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最后一章评论区给大家发红包!!

  大概明天检查一遍没什么要修的地方就把连载状态改成完结~

  没什么要说的了!!之前也说过好多,反正就是很感谢宝贝们一路看到这里,也很感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改成写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就在想,不是我成就了这个故事,是她成就了我

  我很喜欢沈总和女儿,很多时候我都感觉,他们是真实存在的,他们真的是活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世界里

  我希望沈总和女儿一直会幸福,也希望我的宝贝们天天开心,永远年轻快乐有钱还吃不胖!!!

  没啦,评论区给大家发红包!然后完结后再搞个抽奖!!

  祝大家生活愉快!!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