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新花生小说网 > 小兔妖 > 66.最终章

171小说

66.最终章

书名:小兔妖 作者:顾之君 更新时间:2018-12-16 11:33:39 类别:女生小说

本站域名已更新,请记住:www.hs313.info

  你的良心不费痛吗?

  陆湛突然袭身上前,

  一下将距离拉得极近,

  低头凑到他颈边,

  温热的呼吸轻轻洒在皮肤上,微微发痒。┏┛

  陆湛鼻子微动,

  保持着这个暧昧亲密的动作几秒,

  才慢条斯理地直起身,站在陶泽面前,缓缓道:“你没有用?”

  陶泽被他这一下的靠近,吓得脑子都懵了,根本忘记了思考,

  都没反应过来他跟自己说了什么。

  “什、什么……”

  陆湛眯了眯眼,“我给你的那瓶东西。”

  好一会,陶泽才回过神,

  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那个是陆湛送他的呀,那么宝贝的东西怎么舍得用,当然要供起来好好保存,作为最最重要的收藏对待。这可不是他偷偷弄来的,

  而是陆湛送他的!意义多不一样!

  陶泽心虚,慌了:“那个、我……”

  费了好大劲,都编不出一个理由来,急得简直想原地打转,

  但陆湛就在他面前盯着他,

  他不敢乱动。

  “不喜欢?”陆湛问。

  “没、不是,

  我很喜欢!”陶泽怕他误会,

  急巴巴地辩解,紧张得眼圈都有些红了也没发现,但陆湛心细,又一直盯着他看,发现了。

  陆湛皱眉。虽然看着他慌乱成一只小动物的样子很可爱,但还是希望他能别那么害怕自己。

  回到公司。陆湛让陶泽跟自己到办公室,又给了他一瓶新的。陶泽小心翼翼地闻了一下,发现是水蜜桃味的,甜甜的,很好闻。

  陆湛叮嘱:“一定要用。”

  满心又想拿回去暗搓搓收藏起来的陶泽一脸肉疼,轻轻地对着自己喷了一下,瞬间好像变成了一个甜香诱人的水蜜桃,散发着好闻的味道。

  陆湛眯了眯眼,表情变得有些微妙,勾着唇那笑容怎么看着都不纯良。可惜,陶泽低着头没看见,不过就算他看见了也绝对有本事找各种理由给陆湛解释,认定他还是那个完美的男神。

  陆湛张嘴,想继续再说些什么,但陶泽先两眼亮晶晶地说了,“陆总,等一下,我也有东西给你。”

  说完,就特别迫不及待地转身跑了。

  再回来时,他双手捧着一盒芒果糯米滋,屁颠屁颠地跑到了陆湛面前。直接突然送东西给陆湛,他当然不敢,但现在有两次陆湛送东西给他的前提在,他可以解释为礼尚往来啊。

  所以,他大着胆子送了,有点忐忑地偷偷瞄着陆湛的表情,生怕他不接受。

  陆湛愣了一下,弯唇笑了,“给我?”

  陶泽小小声说:“嗯,你送我东西的回礼。”

  陆湛笑着,看着他低头露出来的发旋,真是可爱。陆湛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用行动表达,拿起了一个放进嘴里吃。糯米滋雪白小巧,里面的陷是整块的芒果,味道很好,表面沾着一层椰蓉,咬了一口,软糯甜香,还带着几分冰凉,感觉非常不错。

  “很好吃,你自己做的?”陆湛笑着问。

  陶泽抿了抿嘴,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是啊,我喜欢吃这些,自己学着做的……”虽然爱吃甜食有点不够男子气概,但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是吧?

  陆湛看起来心情很好,“你也吃啊。”

  陶泽摆手,“不用,我平时自己也做……”

  话没说完,嘴里就被陆湛塞了一个,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接着嚼,想抬手自己拿着嘴边露出来的那一半,陆湛却像是忘了放手,依旧停在他嘴边,直到他全吃进去了,才状似自然的收回手。陶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陆湛的指尖故意划过他的嘴唇了?但下一秒,陶泽就觉得是自己瞎想。

  吃了一个糯米滋,嘴唇上很自然沾上了椰蓉和白白的粉,看着有点呆。陶泽瞄着桌子,想拿纸巾擦嘴,陆湛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先一步抽了张纸巾递给他。

  陶泽连忙接过,“……谢谢。”

  陆湛又开口:“关于你上次说的女朋友……”

  陶泽立刻神经紧绷,竖起了耳朵,心虚到不行,生怕漏听了哪怕一个字。别是那么快就暴露了吧?

  实际上,他确实早就暴露了撒谎的事。陆湛有心想查,他的事都知道了,自然也包括母胎solo。

  陆湛却没有直接揭露,当做不知情,一本正经道:“你现在还没化形,情况不稳定,容易影响到人类,你们最好不要见面。刚爆发妖族形态特征的幼崽需要有妖引导。”

  陶泽茫然:“……???”化形?妖?怎么他都听不懂?

  陆湛看他这样,不禁笑道:“你现在都还没发现吗?你那天露出来的耳朵,你是一只垂耳兔妖。”

  陶泽更懵了,“我是妖怪?”

  愣了两秒,再想到陆湛刚才的话,稍一联想,抬头震惊:“陆总你也是?!”

  陆湛眉眼含笑,耐心十足,“对,而且我还是你的监护者,之后会由我来引导你化形修炼。所以,你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

  陶泽:“……!!!”福利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一下呆住,因为惊吓过度,甚至剧烈咳了起来。

  陆湛伸手想替他拍背,但陶泽一看见,下意识地躲开了。妈呀,光是听到这个消息,心脏就要爆炸了,一次性承受不起更多的幸福了qaq

  陶泽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因为喜欢而更小心翼翼,但这躲避的动作落在陆湛眼里,就是完全另一个意思了。

  陆湛眼底一沉,对陶泽的害怕很不满。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为什么一转眼就是另一种态度,莫名有种被拔吊无情的心酸。

  不好的情绪下,他一时控制不住,下意识握住了陶泽的手腕,将人扯过来。

  陶泽感觉到手腕传来一股热量,不知为什么,突然身体一软,跌进了陆湛怀里。

  就在他们这样一个暧昧的动作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助理拿着文件,正要报告,却在看到这一幕时,表情一变,踏出的脚立刻就缩了回去,还秒变正经,冷静说:“抱歉,打扰了,请继续。”

  一路上,他都悄咪咪地看车窗外,紧抿着唇,竭力收敛那种好到浑身冒花花的心情,但控制不住,还是会不小心泄露出几分。

  乖巧窝在他手心里的小黄啾,被他的激动情绪感染,慢慢地有些窝不住,想乱动肆无忌惮地飞,但被陶泽按住了,所以它就唱歌似的啾啾叫,明明不会露出什么表情的豆豆眼,藏在毛里的小脸,硬是好像看出了点人性化的神态,还和陶泽同出一辙。

  车子驶入了一个高级小区,入眼的都是独栋的别墅,欧式风格。

  有人帮忙搬了行李,陶泽跟在陆湛身后,亦步亦趋的。有些像是同小区的人,见到新面孔了,善意地朝陆湛问了句,“新来的幼崽?”

  陆湛点头,也回了几句打招呼,陶泽忐忑地跟着点头,也松了口气,觉得这里的人似乎都很好相处,就是个个都给他一种大佬的感觉,有点方。陶泽不知道,其实他这个时候的直觉非常准,确实每一个都是大佬。

  进了别墅,陆湛先带他看房间。

  陶泽意外的发现,房间已经收拾好,随时都能入住。床铺是米色的,有落地窗,推拉门后面还藏有一个衣帽间,非常大。走进去,陶泽都误以为是另一个卧室。

  衣帽间里整齐挂着许多套西装,都分类放好,旁边还有放领带,手表的玻璃柜,另一个衣柜还放了非工作穿的衣物,休闲装运动装等。陶泽有点懵,那些衣服好像……不是他的吧?

  陆湛给他介绍:“这里是衣帽间,我和你一起共用的,对面的推拉门进去就是我的卧室,这一面墙的衣柜都是放你的衣服,不介意吧?”

  陶泽连忙摇头,男神的安排怎么会有不满意的。只不过,他原本以为会是房间里有个单独的衣柜,衣帽间一整面墙的柜子什么的,对他来说太大了,他根本没有多少衣服放,空着挺浪费的。他看着,下意识打开了一扇不是透明的衣柜,门上雕刻着些花纹,有种低调的华美。

  可一打开,里面却挂着一排的衣服。

  看着陶泽疑惑的表情,陆湛温柔解释,“这是给你准备的,每种衣服都有两套,和我穿的衣服一样,都是一个设计师做的,因为时间问题,准备得不多,你待会试试合不合适。”

  陶泽茫茫然,“……我的衣服?”

  幼崽的福利这么好的吗?这些衣服还少?每个类型都有两套,这个柜子都装不下,旁边还是。陶泽恍惚,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很离奇的想法——怎么搞得好像自己被男神包养了一样?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陶泽想到这,心里忍不住笑,要真是被男神包养,他大概做梦都会笑醒。不过,这都只是他暗搓搓的脑补,不可能的啦。

  没等他继续想些有的没的。陆湛又道:“这个推拉门后面,就是我的房间,有什么事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要看一下吗?”

  陶泽原本低着头,瞬间两眼放光,但幸好理智还是勉强在的,垂眼眨巴一下,没敢直接盯着陆湛的脸,而是看着推拉门,用力点头。

  陆湛便推开了门,露出里面的卧室样子。陶泽睁大了眼好奇地四处看。

  怎么说呢?和他原本想象的有些不同,本以为会是比较温润的复古风,实际看到的却是简洁明了的现代风格,甚至有点偏冷硬,每一处都收拾得十分整洁,缺乏了点人气。

  陶泽满足地看着,溜圆的眼睛瞪大,把整个房间所有的摆设都收入眼里。多么难得的机会,他从来没想过还能有幸看一眼男神的卧室,神圣的领地!

  看了好一会,他才为了避免让陆湛觉得奇怪,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装作客气地赞了一下他房间的装修。陶泽突然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挺能装的,明明心里都乐开花了,还能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

  陆湛领着他,把整个别墅都看了一遍,书房,健身室,会客厅,厨房,阳台。陶泽对别墅有了一个基本认知之后,也到了晚饭时间。陆湛的私厨已经做好了饭菜。

  餐桌上,以往都只需要放一张椅子,因为陆湛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的。但今天陆湛旁边很近的位置,又多放置了一张同样的椅子,是给陶泽准备的。

  陶泽跟着坐下,面前已经放了一碗软糯喷香的白米饭。圆圆的瓷碗上,是一只抱着毛线球玩的小奶猫图案,笨拙而憨的神态动作,看着很萌。

  “喜欢吗?我挑的。”陆湛问。

  陶泽有点诧异,本以为是家里本身就有的碗,居然是男神亲自挑的?原来男神喜欢可爱的小奶猫?

  陶泽点头,“嗯,挺可爱的小猫。”

  陆湛摇头,“不,这是兔子。”

  陶泽茫然,又认真多看了几眼,好像是有点像?就是耳朵小了些认错了,也确实没有对称的三根胡须。不过,兔妖用兔子图案的碗,算是玩对应吗?

  经过了陆湛的各种介绍之后,陶泽慢慢发现,自己要用的东西几乎都陆湛都很细心地准备好了,甚至连行李都不用,立刻就能入住。对于这些安排,陶泽隐隐发现,好像陆湛有点控制欲?可能是做惯了领导者安排一切?

  陶泽这样想着,丝毫没有不是自己选择的不高兴,反而一想到自己用的什么都是陆湛挑的,真是感觉太幸福了!

  就好比他现在用着的猫……小兔叽瓷碗,陆湛就很有可能摸过!

  陶泽暗搓搓地,手指抵在碗边摸了两下,因为瓷碗装着热腾腾的饭,传出了热量,一不小心就烫到手了。他唰的一下又缩回手。

  陆湛注意到他的动作,问:“怎么了?”

  “……烫到了。”陶泽声音小小的,心虚。

  “我看看。”陆湛放下筷子,看着他。

  陶泽瑟缩了一下手,有些害羞,但犹豫一会,还是诚实的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陆湛很自然的就握住,视线落在他发红的指腹上。陶泽的手指勉强算修长,掌心白里透红,指腹肉肉的鼓起,捏着软软的,手感很好。

  陆湛的手指微凉,轻轻掠过他的指腹,慢条斯理地捏着,感觉有点像捏着猫咪的肉垫玩儿。

  陶泽无意识地舔了舔唇,又开始紧张了,有色心没色胆,真来点触碰,过于刺激了些。他低头看着自己被陆湛捏着的手,脊背发麻,浑身不自在,可要拒绝吧……他又不太舍得,只能犹豫着小声叫了一声:“……陆总?”

  陆湛自然地收回手,笑了一下,“没事了,不疼吧?”

  陶泽迷茫地眨巴眼,“不疼……”

  这下才反应过来,将自己的手指伸到眼前细看,没有一点不自然的红了,也没有烫人的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陶泽惊奇。

  陆湛:“用妖力恢复的,我不擅长治愈,但用妖力恢复一些小伤还是做得到的,你以后学了也能这么做。”

  陶泽不是特别了解神话传说,只从小看过白蛇之类的电视剧,现在亲眼看些神器的画面,不自觉的惊叹,十分感兴趣,两眼亮晶晶,“嗯!我要学!”

  “我知道!”

  陶泽倏地转头,两眼放光地看向她,声音清脆响亮,充满了激动的朝气,“姚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陆……总,他喜欢吃点心吗?我咸甜都会做!”

  “……???”

  姚助理都做好万全的准备安慰这个可怜的小幼崽了,甚至他吓到当场辞职,相应的劝说词也已经近在嘴边。但是……问老板喜欢吃咸点还是甜点?确定她没听错?

  刚才在茶水间喝咖啡时,陶泽拿出了一袋曲奇饼,味道口感都很棒,酥甜不腻,让姚助理赞不绝口。陶泽看她喜欢,也很高兴,说还会做别的,下次再带给她吃。一个会做点心的可爱小幼崽,这么贴心,简直是妖界瑰宝啊!

  但现在,这个小幼崽问总裁爱吃什么?是打算做给总裁吃吗?

  姚助理懵了,有点反应不过来,然后又看见陶泽腼腆地挠了挠头,无措道:“我担心总裁会炒掉我……”

  一个新来的幼崽不畏惧总裁的威压,还好像挺喜欢总裁的样子,姚助理当然觉得不真实,这会听到陶泽笨拙的解释,便有些了然。用点心讨好老板,不禁让她联想到小孩子拿着颗奶糖贿.赂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呢。

  姚助理笑了,“你是需要照顾的新人,不会随便炒你的,认真工作就行了。”

  陶泽心虚地点头,回了自己的独立办公室。突然发现上司是自己暗恋了三年的对象,怎么淡定得了,可一旦被发现,会像前任摄影师那样,被解雇!

  他心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白色的说:你要专心工作,千万不能暴露,要用美好的品质态度给男神留下好印象。

  黑色的说:人就在你面前,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浪费,还是贴身摄影师,都不用偷拍了,爽不爽?!冲鸭!表白!上他!

  脑子两边剧烈拉扯着,情感冲动让他想做坏事,理智却拉住了他。不过,不管怎样,陶泽的心情都亢奋不已,满心膨胀到想疯狂尖叫,捏着拳头跺脚,原地打转蹦跶。

  他怎么可以这么好运!在男神的身边做事!光明正大拍摄,不用偷摸拍糊了的照片!啊啊啊啊啊啊!

  陶泽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显然已经完全忘了之前他还在嫌弃上司脾性古怪麻烦,自恋狂。知道了人是陆湛之后,所有一切都变了。

  每个看到陆总的人都会沦陷?那是必须的!陆总那么完美,有谁能抵抗住他的魅力?没有!

  陆总不喜欢青椒?青椒就是有股味啊,不好吃!嫌弃!

  陆总有洁癖?这是讲卫生,好习惯!

  陆总专.制,要求别人必须听他的要求做事?没毛病啊,他是睿智精明的大老板,听老板的话必须的!

  在知道总裁是陆湛之后,陶泽的态度顿时产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巨大变化,什么放到陆湛身上都是好的!简直堪称脑残粉中的最佳代表。

  不知在办公室里暴走了多久,陶泽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坐下看姚助理给他的资料,努力绷着张娃娃脸,做出严肃的表情。但就在这时,桌角的电话响了,是姚助理拨来的内线。

  她说:“总裁找你。”

  陶泽:“……!!!”

  刚平复下来的心情立刻作废,脸唰的一下涨红,很显眼,热度也飙升。陶泽要炸了,又激动又无措,怎么办怎么办!

  他怂哒哒地蹭到总裁办公室门口,走进去的时候,心情太复杂,他都不敢抬头,视线一直落在地板上,手抓紧相机,因为过度紧张,用力到指节泛白。

  办公桌后面是空的,会客室里传来说话的声音,不止陆湛一个人。

  他小心翼翼走过去的时候,两道视线都看了过来。

  陆湛偏头,却只看到一个浑身僵硬的纤瘦身影,似乎是害怕得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让他忍不住皱眉,这幼崽胆子未免也太小。因为妖族的状况,饶是陆湛这样脾性不好的人,对幼崽也会多几分宽容,所以他没有强势要求他抬头看自己,而是给他一个适应的过渡期,只淡淡说:“先拍两张试试。”

  那个瘦弱的身影一抖,仿佛听到他冷淡的声音,都被吓到快要哭了,不敢出声,只会胡乱地用力点头。但谁想得到,陶泽只不过是在努力压制住激动的颤抖,怕陆湛发现他的不对劲而已。

  坐在陆湛对面的男人笑了一声,清朗道:“老陆,温柔点,你吓得人家快哭了。”

  陶泽一听,连忙摆手,慌得手足无措。虽然他的确快憋不住泪水,但绝对不是吓的,而是太兴奋了。

  大概都想着让这幼崽放松些,所以两人转回头,都不再看陶泽,选择当他不在。

  而陶泽感觉到身上的视线消失之后,便也悄咪咪地抬头,就像从窝里偷偷探头出来观察情况的小动物,谨慎得可爱。他拿着相机,专心对着陆湛调整角度,要拍下最好看的样子来。

  也正因为太全神贯注盯着陆湛,一时间,都没发现,坐在陆湛对面的,竟然是无人不知的当红影帝庄明南,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震惊了,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见过一个活的明星,有点恍惚。

  庄明南注意到他的目光,早已经适应了这样不加掩饰的注视,没有觉得冒犯,反而坦然一笑,比在电视上的态度还要平易近人,还主动问:“怎么了?要签名吗?”

  “可、可以吗?”陶泽有点愣住,不敢相信。他看过庄明南好几部电影,演技很好,也没有什么黑料。陶泽算是他的影粉。

  庄明南说:“为什么不行?有纸笔吗?”

  陶泽无措,还真没有,手上只拿了部相机,蔫蔫地低头。

  庄明南没什么,而是直接找陆湛要了纸笔,潇洒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极具艺术性,一眼看过去,都看不出是什么字,但很好看。
  1. 设置
  2. 手机
  3. 目录
  4. 收藏
  5. 推荐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雅黑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W- 960 W+

保存 取消

关闭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掌上阅读

关闭
  1. 顶部